TD-LTE是否已经去掉非主流标签?

关于主流和非主流之争由来已久,几乎在三大运营商开打3G大战之前就已经在宣传战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当然,WCDMA被称为国际主流,CDMA2000次 之,TD-SCDMA几乎从一开始就被打上了非主流的标签,在联通和电信的各种形式的广告中,国际主流到处压制着非主流。

文/杨海峰

最近绕道深圳又去广州参加移动开发者大会,在机场通道远远看到一幅巨大的宣传广告,国际主流,领先一步。心理又在暗暗的想,联通和电信还真是死心不改,非要贴这个标签继续混淆概念。记着上半年,工信部已经明确要求当时在TD-LTE上举棋不定的联通和电信在宣传4G时避免使用国际主流这类提高FDD-LTE贬低TD-LTE的宣传手段。

然而,当我走进看时却发现,这是中国移动TD-LTE的宣传广告,TD-LTE,已经被移动称为是国际主流了,这有点让我没想到,可能是好久没有关注这类广告的原因,不知道这个广告是什么时候打出去的?要知道,非主流标签事实上和TD-SCDMA一样一直伴随着TD-LTE的发展。

所谓主流和非主流的核心其实就四个判断,一是网络规模,二是用户规模,三是长期演进,四是全球效应。

那么,从这四个角度判断,TD-LTE是否称得上国际主流呢?要知道在2013年,业界很多人都将TD-LTE当作非主流或者说补充性技术来定位。正好在19日举行的中国移动开发者大会暨终端产业链合作大会上,中国移动董事长奚国华透露了这方面的一些信息供大家参考。

奚国华:4G这一仗干的漂亮

奚国华信心满满地向与会代表传达了中国移动TD-LTE 4G取得的成绩,并用一句“4G这一仗干的漂亮”和中国移动已超额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开局。当然,说4G的成绩最好的就是数据,这里罗列一些干货并做一些解读。

1.截至11月底,已开通4G基站65万,覆盖10亿人口,堪称全球最快网络建设速度;2014年底将建成70万基站;2015年底前将建成100万4G基站,实现全网覆盖,73条高铁、2.6万公里高速公路全覆盖。中国移动将不断增强4G网络能力,逐步部署多流传输、载波聚合等技术,向更快速的LTE-Advanced演进,把速率从100M提升到200M、400M甚至1G。目前正在进行VoLTE现网测试,力争在2015年实现商用。

解读:这将是一张全球最大的4G网络(无论是FDD LTE还是TD-LTE),中国移动再次建立起了和GSM时期一样的强网络基础。当然,2015的任务会很重,消费者更多的迁移之后,对网络的要求会更高,移动要想在这一块做好需要下更大的功夫。为此,奚国华提出管道应该更加精的策略,要有广覆盖的网络,保证客户有更好的体验,除了要达到100万的基站以外,部署多流传输等技术、引入LTA等提供更快速的接入速度。在更智能方面向智能感知,智能疏导,智能分发转移,说白了就是要重拾流量经营。从而可以清楚的看到移动明确了后续演进路线,通过载波聚合等技术不断提升接入速率,从而使得其可以和FDD LTE不断竞争。

2.2014年底4G将达8000万,月净增超千万;2015年底4G客户能够到达2.5亿,4G客户渗透率超过30%。4G规模流量9个月超3G,12个月超2G。

解读:消费者从来不管你是什么主流还是非主流向来是用脚投票。比如要便宜,大家都找免费WIFI,要速度大家都找3G WCDMA或者现在的4G TD-LTE。根据我个人这一年4G的体验及周边各个领域的4G用户消费看,我认为这个数字还是有些保守,2015年可再增加5000万。另外,从Digitimes研究报道看,全球TD-LTE用户2014年末将达到9610万,占据了全球21.6%的LTE用户份额,其中81.8%的用户来自中国,8%用户来自沙特阿拉伯,6.9%来自日本。从中国移动2014年11月份数据流量分布来看,2G流量占比37.5%,3G流量占比24.9%,4G流量占比37.6%。这足以说明消费者对流量的需求和对4G网路的青睐度,2015年三大运营商的发力将使得更多消费者向4G迁移。

3.预计2014年中国移动4G终端销量达1亿部,截至11月底,4G终端款型已达664款,千元智能机占比65%,最低价格下探至359元。2015年终端销售目标是2.5亿部,其中4G终端2亿部。而且明确提出通过“五模公版”等计划将五模多频终端拉低到300元以下!

解读:移动的目标现在很清楚了,价位上最大限度的拉低,使得所有消费者在更换手机时都能支持4G,如果未来三年内中国移动80%的用户更换支持4G的手机的话,那么中国就可以明确在2018年让2G退服,全面清理频谱资源,使得4G规模效应最大化。唯一担心的话题就是如此快速拉低4G终端,尤其是五模多频这样的终端价格,让很大部分终端厂商将退出这个市场。而在过去,2G手机花了20年将手机做到200元;3G智能机花了5年将手机做到200 元;4G手机仅需一年多就要做到200 。由此可以看到,终端厂商的竞争力始终被运营商所左右。

4.截至目前,全球已有26个国家开通42张TD-LTE商用网,另有76张商用网络正在计划部署中;GTI(全球TD-LTE发展倡议)已拥有117家运营商成员和97家厂商合作伙伴;预计2014年底全球4G基站将达90万。2015年,中国移动将加速扩大LTE国际漫游范围,与越来越多运营商合作,力争具备LTE国际漫游条件的国家和地区100%开通,实现4G全球漫游。

解读:我在前面提到,全球效应是主流技术的必备条件,在3G时期,无论是CDMA2000还是TD-SCDMA在中国的网络规模和用户数都达到了很大的规模,但CDMA2000因为后续演进和竞争逐渐在全球市场萎缩,而TD-SCDMA仅在中国等少数国家地区部署网络,缺乏国际市场的支持,最终使得这项技术很难更大规模的商业化。目前看,对于TD-LTE而言,相比3G时期CDMA2000和TD-SCDMA都具有更大范围商业化的能力,当然,这其中中国移动的示范性效应起到积极作用,这对很多国家还处于观望态度的运营商一个积极的信号,TD-LTE完全具备独立组网的可行性和各项能力,尤其是规模化的端到端产业化能力足以支撑TD-LTE的全球性商业化。对于这一点,奚国华也明确表示,中国移动的示范性作用已经完成,呼吁大家不要再等了。

电信和联通的混合组网的意义重大

从上述四点我们可以看出,目前的TD-LTE已经具备了我前面提到的网络规模、用户规模、长期演进和全球效应,但这是否预示着真的成为全球主流呢?

我想还不能这么说,因为我们还要看另外一个事实,那就是目前全球4G LTE部署的情况。

我国是在2013年年底才颁发4G LTE牌照,2014年才陆续开始商用,而在这之前,早在 2008-2009年,日本、欧洲及美国就先后开建和正式商用FDD LTE,由于有先发优势和产业化延伸优势,迅速在全球蔓延,据全球移动通信系统协会(GSMA)的数据显示,目前全球已实现4G商用的国家有220多个,4G网络达300多张。在TD-LTE及FDD-LTE两种网络制式中,全球87%的LTE网络选择了FDD-LTE制式,13%的选择了TD-LTE制式。

截至今年Q3季度末,亚洲占据了全球43%的TD-LTE网络,不过这其中95%都要归功于中国移动对TD-LTE网站的建设。

另外一个原因是,与FDD-LTE可以广泛运行于各种频段不同,TD-LTE网络主要运行在中到高频段中(频段越低,覆盖越好),900MHz及以内的频段占据的比例不超过10%。因此,在同时拥有FDD频谱和TDD频谱的运营商一般也是先使用FDD频谱用FDD LTE组网。但不能忽视的一点是,频谱资源的稀缺,包括欧美日韩等国家和地区频谱获取成本很高。而在流量需求不断激增以及载波聚合等技术的不断使用下,越来越多的运营商希望积极使用其TDD频谱,包括美国的sprint等公司都在积极进行融合组网模式来最大化其频谱资源的价值。现在可以毫不夸张的说,TDD/FDD LTE的融合则是缓解FDD频谱紧张问题的有效手段之一。

与此同时,TDD/FDD LTE的融合使得LTE全球漫游成为可能,为终端用户带来更多便利,用户使用一部手机即可在世界各国畅通无阻。北美第二大移动运营商Verizon计划在FDD网络上兼容TDD,以便用户可以在支持TD-LTE的区域进行国际漫游。前面也提到,中国移动也在积极推动五模多频全网通终端以及在2015年将实现已签漫游国家100%的漫游支持。

对于TDD/FDDLTE融合组网来说,TDD本身的技术特性也凸显了独特的价值。在LTE时代,对于大多数使用数据业务的用户来说,利用下行链路下载数据将成为主要应用,运营商可以根据TDD技术的特性,灵活合理地分配有限的频谱资源,为用户提供更高质量的业务体验。

那么,从上述事实可以总结出,因为中国本身推动4G就比较晚,而中国移动已经积极部署了一张全球最大的TD-LTE网络,而FDD LTE独立组网早已验证,而随着流量需求进一步激增以及国际漫游等问题,那么,联通和电信进行更大规模的FDD/TDD LTE混合组网试验或者说实现商用就很有必要。

虽然从企业角度讲,电信和联通初期选择用FDD LTE独立组网可能更好一些。但随着政府全力推动TD-LTE以及目前已经形成的效果看,让电信和联通全面开展FDD/TDD LTE融合组网反而是一步到位的选择,虽然增加了不少难度,但从长远看未必就是坏事。

加之中国移动事实上也在积极推动FDD/TDD LTE融合组网,在此次大会上,奚国华提到,在产品方面,我们将进一步抓质量,促创新,包括全网通的终端,这主要是指FDD和TDD的融合,中国移动一直在推进这个事。

目前,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在一年时间里也已在56个城市进行了FDD/TDD LTE融合组网试验,从实验网的角度讲,这个规模已经足够大,而中国移动已经具有很强的先发优势。因此,也强烈呼吁政府全面放开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进行全国范围内的融合组网牌照,让其根据各地实际情况灵活进行融合组网配比,即是对两家运营商和消费者的负责,也对未来网络发展起到积极作用。

从而使得,无论是TD-LTE独立大规模组网还是FDD/TDD LTE大规模融合组网在中国市场都得到检验,由此方可真正将TD-LTE推向全球,成为真正的主流标准,从规模上起码可以做到和FDD LTE各占50%。

未来,随着频谱资源的进一步稀缺,在3.5G,5.8G等更高频段上,TD-LTE还有更多空间。需要整个产业链进一步加强创新,从而更大范围的推动TD-LTE的使用规模。

奚国华在最后也呼吁政府能够向全球推广核电和高铁一样推广TD-LTE,我倒是认为只要中国在这方面做的足够好,产业链进一步加强协同创新,我相信国际上商用的TD-LTE或者FDD/TDD LTE融合组网的网络数量将不断上升。

近期,业界对政府在TD-SCDMA的决策问题上给予很多的讨论和批评,但从对LTE的整个决策过程看,有其合理性、大局观和前瞻性,也希望业界将眼光集中在LTE及后续发展上!


发表评论

解决 : *
17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