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路由如何走到濒临破产:沿着悬崖奔跑 辉煌与沉寂后的思考

转载自:https://www.cnbeta.com/articles/tech/753389.htm

这些年智能硬件单品层出不穷,一些被上帝眷顾的技术大佬偶尔会因为一些生活中遇到的小问题,一言不合,就创造出一个属于自己的时代符号,极路由创始人王楚云就是这样一个人,而他选中的是智能路由器。

2011年,王楚云在做微博营销,当时他经常被公司的宽带网络“贵”、“慢”两大问题所困扰,为解决这一问题,尝试过各种办法无果后,想到了“改装”路由器——在一台有USB口的路由器上刷Openwrt,将三大运营商的网络做负载均衡,新网络带宽神奇地从原来的1M变成了10M,而网费却由原来的1000元变成了600元,正是这一次的魔术手使得王楚云走上了他的创业之路。

创业最艰难的就是构建核心团队,最初王楚云找来了大街网的前同事李恺,同为技术出身的李恺自然与其一拍即合,接着是曾在TP-Link带队研发过红极一时的WR-703N的张利鹏的加入,使得核心团队基本成型。至此,极路由三驾马车已到齐,产品研发开始进入正轨,而摆在未来的却是未知的考验。

三个入局考验

第一个考验:来自苹果用户的“假”诉求

若论创业,往往走对第一步很重要,极路由走对了第一步,只是那个时代没有给他留太多时间。

2012年5月,这在北方已经提前进入酷夏,第四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顺利进行,王楚云和他的极路由也在这时走出了第一步。

当时国内iPhone用户已有6000万,但是苹果在国内却没有服务器,因而下载速度非常慢,严重影响用户体验,“如果我们能拿下十个点,也就很牛X了。”极路由团队当时这么想。

只是,上帝给了他灵感,却没有给他太多的时间。2013年年初,苹果与蓝汛合作部署了下载服务器,解决了这一问题,为国内苹果用户带来畅行无阻的网速的同时,也不得不使极路由重新考虑他们产品的“卖点”。王楚云也不无感慨“如果蓝汛和苹果的合作再晚一年,我们会在这个市场获得更大的成功,苹果会找谁合作也就说不定了。”

第二个考验:“光环”带来的供应链“潜规则”

在公司成立之初已有产品原型,因而2013年3月“极壹”的顺利发布也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儿,在“国内首款公售的智能路由器”光环下,整个2013年极路由的出货量达到了10-15万台。不过其中,还是出了一个小插曲。

极路由“极壹”产品

极路由第一代产品“极壹”的芯片供应商是Atheros,同时TP-Link也是Atheros最大的客户。虽然就出货量而言,极路由十几万台的出货量占时还无法撼动TP-Link这一占据国内市场46.8%(数据来源:2013年ZDC无线路由市场调研报告)份额的老大哥,但是眼看这样一家初创公司的产品在国内风生水起,还是引起了老大哥的关注,于是通过供应链的话语权,初出茅庐的“极壹”还是受到了一定的遏制。也就有了之后获MTK战略投资的手笔。

得到MTK战略投资的极路由虽然在量产能力上有了一定的提升,却并没有太大的自由度,在2014年极路由的发布会后,王楚云曾透露,研发一款新WiFi芯片动辄2000万美金,MTK很难说是否会为此进行每年的芯片迭代,即使MTK能够做到,极路由能否一年内发布新品也是个问题。

第三个考验:翻墙&去广告带来的麻烦

由于“翻墙”和“去广告”一直是国内网民的网络体验痛点,在“痛失”苹果用户的这一诉求之后,极路由为了创造爆款产品,很快将性能亮点聚焦到了“翻墙”和“去广告”上。正因很好地get到了用户的需求,使得极路由顺利地收获了第一桶金。

但是走红后的极路由要面临的却是诸多遗留问题。“翻墙”和“去广告”虽然能带来良好市场反响,但自互联网在国内盛行以来一直未能很好地解决这一问题终究是有其必然原因的,毕竟其触碰到了法规红线和其他厂商的利益。

2014年11月3日,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以不正当竞争(极路由的路由器屏蔽爱奇艺广告)为由起诉北京极科极客科技有限公司(极路由的生产商和销售商),索赔210万元。最终极路由被判赔偿40万元。

其实结果不难想象,毕竟极路由的路由器已不仅仅是作为数据传输的硬件,它的这些强大功能已经霸道地撼动了别人的蛋糕。王楚云其实也很明白这一点,只是极路由确实需要一个很好的爆发点,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活着比什么都重要。”而这正是他做出的艰难抉择。

三个发展问题

产品定位问题

产品定位问题其实是极路由最早暴露出来的问题。不论是从最初定位解决苹果用户网络问题,还是之后解决“翻墙”、“去广告”问题,都并非是强需求问题,同时也存在诸如厂商的战略变动和触碰法规红线/其他厂商利益的难以绕行的铜墙铁壁。

而这两年来极路由联合i财富搞的“0元购”涉水P2P金融行业的冒险带来的惨烈后果,也很可能会成为极路由最后一次在产品定位上的尝试。

产品迭代考量

从第一代产品到第二代产品的迭代,省了30块钱的成本,背后却拿掉了内置存储,这一举措在业内也是备受诟病,智能概念在当年很大一部分还是要靠app生态支撑,而拿掉内置存储,显然对部分功能研发会带来一定冲击。

再到之后极路由尝试通过软件服务来盈利,在2014年极路由的发布会,主要推出的产品就是HiWiFi OS、HiCloud,而当时市场更为迫切的需求却是“极贰”的量产出货。

2017年底的“极X”则是蹭着“挖矿”热点以高出小米路由器pro3倍的价格定位为“拥有挖矿能力”的路由器。这使极路由再一次超出路由器网络连接功能的范畴,突破到新领域,不明觉厉。虽然确实也为极路由带来了丰厚的利润,但是不得不思考这一步是否会成为“翻墙”功能的续集。

经营问题

极路由在产品迭代过程中,刚发布第二代产品的时候,曾有一个半价销售活动,而这一活动带来的直接后果是老用户用的第一代199元产品正在兴头上,却发现新一代产品只要99元。而之后推出的“极壹s”更是直接定价到99元。极路由的众多粉丝表示不服,甚至转黑粉。

极路由“极壹s”产品

一代枭雄的追忆

昨日晚间,极路由创始人王楚云发布公开信称,由于合作方i财富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被立案,并出现兑付困难,以及京东下架所有金融类产品,致使极路由现金流出现断裂,核心销售渠道被迫阻断,经营状况面临重大危机。

英雄迟暮,唯有泪相迎。

面对这样的困顿,众多业内人士也深为感慨。

有人为极路由唏嘘嗟叹,劝君放下:经历过(创业)才知道那是多大的压力和痛苦,作为过来人的建议是早点放下或许是更好的选择;

也有人表示同情,为行业担忧:极路由同样是受害者,记得刚开始关注智能硬件时,极路由是明星创业者,团队也很务实。极路由的困境,其实也是硬件创业者的困境,要成功太难了,比互联网项目难N个数量级。而如今极路由的困境,恐怕会普遍爆发;

当然,也不乏有人认为,其实这就是创业者该承受的赌注:极路由与i财富有实打实的股权关系,仅凭几句话就能撇清关系?创始人抵押房子的血泪史,也不值得同情呀。创业有风险的另一面就是创业有收益,买或卖,亏或赚,再正常不过。

从最初,王楚云曾一直强调人才问题,而其实就现在我们看来,极路由团队不乏高技术人才,包括王楚云自己曾经做微博营销、同时又懂技术;李恺,IT技术专家,金融硕士;张利鹏更是曾在TP-Link带队研发过红极一时的WR-703N的。

就极路由的产品来看,虽然其产品标志性功能变来变去,硬件结构或添或减,最根本的还是最初基于OpenWRT基础开发的HiWiFi OS,技术上并不存在太大的壁垒。而真正的关键问题还是在产品设计上走的弯路和大环境的打磨及考验。

在产品设计方面,产品定位未能正确切入,想过“替”苹果用户服务,想过“翻墙”和“去广告”,想过通过软件生态实现最终盈利,也想过“挖矿路由器”的卖点,甚至最终陷入P2P金融,却终究还是离王楚云曾谈及的“提供方便的网络配置,解决高性价比和稳定上网的问题”渐行渐远。

就大环境来看,极路由虽然也曾红极一时,却终究还是要面临市场冷静下来时小米、360等互联网翘楚公司和TP-Link、D-Link老牌路由器公司的双重角逐下,面对大公司的资源和竞争优势,极路由不得不寻找更多的差异化道路和盈利点,却也因此深陷迷途。

发表评论

验证码 *